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资料中心

闽台地缘关系与海洋交通研究


孙英龙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福建与台湾隔海相望,历代中央政府都敢视台湾经营管理。由于福建与台湾只有一水之隔,历史渊源深远,早在远古时代,福建与台湾就有密切的地缘联系。地缘近,血缘亲,因而形成了密不可分的独特海洋交通关系。

便捷的水道,两地相距很近,福建跳台湾最近处,台湾新竹至福建平潭,只有130公里,从福州出发一天一夜就能到达台湾。因此,这样地缘近的关系,创造了闽台两地密切历史悠久的海洋交通关系,千百年来,闽台两地舟楫往返,先辈们为谋生计,为求发展,充分利用地缘近的优越地理条件,划舟船到澎湖、台湾,缔结了千百年薪火相传的情缘关系、生生不息的精神纽带。

福建与台湾两地的地缘关系,主要表现在第四纪以来由于出现全球性冰期和间冰期,使台湾海峡大幅度升降变化,台湾与福建先后四次相连四次分离。每次海退,海峡均成为陆地,台湾与福建连成一体。使大批的哺乳动物与古人类,从大陆的东南沿海经过成为陆地的台湾海峡进入台湾。在大约 6000 - 7000 年,台湾海峡海面回升到最高峰,从此闽台之间舟楫往返、通航通商。福建人民通过海洋交通,渡过台湾海峡,到台湾以血汗和生命,披荆斩棘,开发台湾,建设台湾,换来台湾千万顷良田,经济的繁荣。

闽台海洋交通,传播了中华文化,带去中华先进农业技术,传去了故里崇拜神明、民情风俗、传统文化,还扩展了大陆与台湾商业贸易活动范围,建立了千丝万缕的商缘、物缘关系。台湾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是闽台先民世世代代通过海洋交通到台湾流血流汗结果。大量的历史文献记载了台湾海峡两岸人民自古以来就进行海洋交通、通航通商。

远在周秦开始,闽越人民渡过台湾海峡,成为台湾原住民的重要组成部分。连横《台湾通史》载:“或曰楚灭越越之子孙迁于闽,流落海上,或居于澎湖”。汉武帝发兵攻闽越, 闽越王战败部分即亡入海”,闽越人乘船渡过台湾海峡定居于澎湖与台湾岛。

汉代,台湾与大陆的会稽(今浙江省)己经有来往关系了。三国时代(公元 220 -- 280 年)大陆同胞大规模到台湾。公元 230 年,三国时孙权派遣将军卫温、诸葛直率领甲士万人于浙江宁海开航,乘船渡海到达台湾,在台历时一年。回来带回数千名夷洲(台湾)人。这是祖国和台湾通航通商最早的明确记载。三国吴人沈莹于 264 - 280 年(吴永安七年至天纪四年)去台湾进行考察,他的《临海水土志》记载了夷洲(台湾)的生产、生活、风俗习惯等。这是我国记述台湾风土人情的第一部著作。当时大陆的福建、广东两地采集贝类等海洋生物的人,陆续航海到澎湖、台湾。他们和高山族同胞(原住民)披荆斩棘.艰苦创业, 开发台湾宝岛,使台湾逐渐改变了面貌。

隋代(公元 581 - 618 ),据《台湾通史》载:“澎湖地近福建,海道所经,朝发夕至, 漳、泉沿海之黎民早已来往……。”隋时,称台湾为“琉球”。公元607(大业三年),隋炀帝杨广为“求访异俗”,派遣羽骑尉朱宽探访琉球。次年再令朱宽渡台抚慰当地居民。公元 610  (大业六年),隋炀帝再派虎贪郎将陈稜和朝靖大夫张镇州率领万余东阳兵,从义安(今广东省潮州)航海到琉球,当地居民见到船只,以为是商船互市,都前来贸易。陈稜军队中也有许多人懂得琉球语言,可见南方的人民和台湾同胞往来比较密切。陈稜离开台湾时,带回数千名男女,让他们定居于福庐山(今福建福清县龙田)一带。这是台湾同胞首次航海移居大陆。因此,陈稜被台湾人奉为“开山祖”。 1662(清康熙元年)郑成功复台后,曾在台南市建“开山宫”,以纪念陈访台活动。

大陆同胞在政府几次派人去台湾后,也陆续航海到台湾定居。公元806年,进士施肩吾率领他的宗族航海到澎湖定居。中国大陆从唐末、五代到南宋,战乱频繁。为避战乱,闽粤等地居民,纷纷移居台湾,逐渐增多。南宋孝宗乾道七年(公元1171)泉州知州汪大猷在澎湖建造了房屋 200 间,派水军长期驻守。这是大陆政府第一次在台、澎地区正式驻军。

宋代(公元960 --- 1279),大陆和台湾有频繁的贸易往来,台湾同胞常以黄蜡、土金、豹脯到大陆交换铁器等日用品。大陆沿海渔民将自己有余的米盐等食物以及日常生活用品等台、澎人民交换狩猎余物,从而进行小额贸易,开始了早期的“汉番交易”。至南宋时,澎湖划归晋江县。据宋史外国列传载:“琉球国在泉州之东,有海岛曰澎湖,烟火相望。”南宋宝庆元年(公元1225)赵汝适的《诸蕃志》记载了台湾、澎湖的方位、归属等情况。福建与台湾来往,以澎湖为跳板,当时两岸已完成约三分之二路程,已有频繁来往。

元代元至元末一公元1290年前后,元朝正式在澎湖设“巡检司”,管辖台湾、澎湖民政,录属泉州同安县(今厦门市)统辖。元朝政府也不止一次派人前往台湾,台湾澎湖与大陆之间的航海贸易更加频繁。元代,来往澎湖的商船每年已有数十艘以至数百艘。澎湖为福州、泉州外的经济据点,因此有“泉州外府”之称。当时从大陆运去土珠、玛瑙、金珠、粗碗、瓷器;从台湾运来大陆有沙金、黄豆、琉磺、黄蜡、鹿、豹等兽皮。

明代,两岸通航通商更为频繁台湾的鸡笼、淡水、福建漳州月港、晋江安平、惠安獭窟、厦门篙屿、浯屿、曾厝垵互相通航通商,成为通航通商港口。从大陆运去台湾有瓷器、

布匹生丝、玛瑙、衣服、食盐、大米、面粉、茶白糖、白蜡等;从台湾运到大陆有鹿脯、鹿皮、鹿角、咸鱼、胡椒。

陈第的《东蕃记》载,明代福建省泉州、漳州人民,多用玛瑙、瓷器、布、盐、铜簪环等与台湾同胞交换鹿脯、皮、角。大陆的衣服很受台胞喜爱。

明代,福建、广东人民成批去台湾进行宝岛开发,郑成功收复台湾后,台湾与大陆的通航通商更为发达。两岸人民来往更密切。

当大陆向台湾移民增加的同时,大陆和台湾的通航通商也越来越频繁。清康熙二十三年 (公元 1 684 )清政府统一了台湾,设台湾府隶属福建省台厦道,辖台湾、凤山、诸罗三县。清光绪十一年(公元 1885 )正式建立台湾省。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清政府开设鹿耳门与厦门港对渡。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开八里坌(淡水河口两岸)与福建五虎门(闽江口)及蚶江(今泉州)两地对渡。道光四年(公元1824)开五条港(即海丰港,在今北港西北,浊水溪以南)及噶玛兰的乌石港与内地通航通商。同治十年(公元1871)台湾与大陆海上交通即有台湾安平一厦门一汕头一香港;台湾淡水一厦门一汕头一香港两条定期航线。到1946 年以前,台湾和大陆的航线已多达10条。

清代乾隆年间随着大陆与台湾通航通商贸易的发展,大陆殷实富商在台湾开设一批经营两地贸易的商行和郊行。台湾成立最早的郊行是台南三郊(指北郊、南郊和糖郊)。道光、咸丰年间,台湾郊行的发展进人鼎盛阶段,郊行活跃在台湾的南部、中部和北部。有台南的北郊、南郊、港郊;鹿港的泉郊、厦郊、南郊、布郊、糖郊、油郊、染郊;锰舰的泉郊、北郊、厦郊;北港的布郊、敢郊、杉郊、货郊;澎湖的台厦郊;泉州鹿港郊、内外郊;晋江蚶江泉胜、泉泰等 20 多郊行。郊、郊行指经营批发的商行,亦指同业公会,专营闽台两地的生意。至今泉州存有一“泉郡南门外浯江铺培堂鹿港郊公置”铁钟,钟上刻有四十六家郊商号名字,末署“道光十七年岁次丁酉阳月谷旦”,是当年两岸通航通商的重要证据。

    当年,清代从大陆港口运到台湾商品有农具、耕牛、布匹、绸缎、棉花、丝线、纸张、药材、烟草、石材、木材、砖瓦、日用品、杂货、金银纸等;从台湾运到大陆的商品有大米、砂糖、白糖、藤、鹿脯、樟脑、硫磺、煤炭、麻、麦、花生油、麻油、笋干、豆饼、鱼鲛、

、鱼翅、牛角骨等。

台湾《淡水厅志》记载:台湾北部艋舺郊户,“近则福、漳、泉、厦门;远则宁波、上海、乍浦、天津以及广东,凡港路可通,争相贸易”。郊商把台湾土特产品购下, 雇船或自置船贩运福建各地,再从福建各港口采购商品运回台湾,批发给台湾零售商人。这些专营闽台贸易的“郊行”,大大推动了闽台通航通商贸易交流往来,进一步促进了两岸经济合作与互补关系的形成。

清代闽台通航贸易从台湾输入福建市场的货物主要是农林产品和土特产,其中以大米最为大宗,清雍正年间以后,台湾每年输入福州、泉州、漳州、兴化4府的大米不下四五十万石,对改善清代雍正、嘉庆、道光年间福建粮食短缺状况、活跃福建粮食市场起到重要的作用。公元1875年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奏请引进机器开采台湾基隆煤矿年产煤三四十万担。这些煤全部由官府收买,主要运往福州马尾,供应福建船政局和铸币厂。同治年间,台湾产的硫磺、磺油是大陆各省包办近代军事工业制造枪弹的重要原料。当时福建船政局、福州机器局、福建制造局等兵工厂的原料就主要从台湾运来。台湾虽盛产木材,但建造船舶、房屋的木料,大多从福州采购运去台湾,福州的纸张、毛笔也运往台湾,深受欢迎。

闽台通航通商贸易,促进了台湾经济的繁荣,许多地方如艋舺(台北)成为台湾最繁荣

址重要的商业中心之一。

清代政府鼓励海峡两岸的航运和贸易,那时,大陆船只开往台湾,要先从厦门“防厅司”核发表单,经大担门的“武汛”检查;由台湾到厦门,则由台湾“防厅司”发给表单,经鹿耳门(安平)的“武汛”检查后出港。后来又在高雄设立海关。公元1865年“台湾号”商轮从台南出发到香港,沿途在安平、淡水、厦门、汕头停靠。这是台湾开往大陆的定期航船。公元1881年官营两汽船“深航”、”永保投入航运,两艘官船驶于安平、厦门、基隆、沪尾、艋舺、福州、台北、台南各口岸。这是台湾最早的官船航行于大陆和台湾。

1885年船政大臣沈葆桢、台湾巡抚刘铭传以“飞捷”、“威利”、“万年青”三艘轮船航行于台湾和大陆各港口。公元 1886年6月,刘铭传在台湾大稻埕设商务局,并购置“驾时”、“斯美”,两艘汽船经营台湾航运,航行于台湾、上海、香港之间。

据黄叔敬《台海使槎录》载:“海运多漳泉商贾”。记载台船到上海、姑苏、浙江、山东、关东各地。在乾隆时“年入之货岁率数百万元”(《台湾通史》),台的大米运至大沽、福建少则五六十万石,多则八九十万石,说明当时两岸贸易数址巨大。

日本侵占台湾后,台湾与大陆通航通商仍连绵不断,从高雄到天津,从淡水到香港,从商雄、基隆到厦门、福州、汕头、广州、大连,都有定期航船。从台北到广州有航空班机。

        公元1945 年抗战胜利后,台湾设立专门的航运部门,台湾“长官公署”于公元1945115日设立贸易公司,次年改称贸易局,进一步扩大两岸通航通商贸易往来。中国航空开辟了上海—台湾航线。经常有班机往来,台湾省设有营运海峡两岸航运业务和专门机构。
公元1949年以前,台湾与大陆间航线多达10条。公元1944年,台湾运到大陆的货物7000多万元,其中糖、米、茶、芝麻等农产品为主。公元1945年以后,台湾运往大陆的产品又增加了大陆所需的樟脑、木材、水果等;大陆又以肥料、布匹、工厂所需的机件比器材和生产原料等支援台湾。

 公元 1945 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以东山岛为例,福建省东山岛与台湾通航通商进入繁荣阶段。地处台湾一水之隔,距高雄143海里、距澎湖98海里的东山岛,自古就是和台湾澎湖通航通商重要港口,县志载:“清时商人集巨资,东驶台湾、澎湖等港”。民国初期,有“中兴丸”、“晴荣丸”电汽轮、运载客货航行台湾。台湾“海东号”也来往于东山、香港、台湾之间。台湾光复,有“利东”、“有福”、“建成三艘电轮以及改大渔船为商船的“建东”、“清河”、“开荣”、“文周”、“元顺和”、“广农记”等上百艘船航行台、澎,进行航通商贸易。通航台湾港口有高雄、台南、东港、布袋嘴、基隆、东石和澎湖等。这都设有“船头行”,

    接待东山商船,提供食宿及推销货物,采购台湾土特产运回东山,祖籍东山港西村的水勇大、林成仔父子在高雄开“公成船头行”,热情接待东山人。当时,从台湾运来东山的货物有白糖、布匹、粮食、煤油、火柴、鱼类、芝麻等;从东山港运到台货物有生猪、中药、烟丝、鱼干、咸鱼、鱼网、花生油、茶叶、酒、瓷器等。1979年后,海峡两岸开始缓和,东山设台胞接待站,专门接待台湾同胞来大陆,东山和台湾的通航通商小额贸易更繁荣,至20086月已有上万艘次台轮到东山贸易,贸易额达2亿多美元往台湾的货物600多种,从台湾运来的东山货物有100多种。特别是两岸互运海产鲜品应市场数量多。

    台湾和大陆的通邮历史悠久。从郑成功收复台湾一直到清代,按照古例,在台湾设铺兵递送公文。台湾民间只托专人递送邮件。两地通邮利用当时的不定时货轮和渔船传递邮件。清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船政大臣沈葆桢奏请清廷在台湾架设通讯线路,以利用军务。光绪十三年(公元1887) 8月,从台湾淡水到福州川石岛的海底通讯设备敷设竣工。为闽台两地政务商情等信息的传递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这一通讯方式在当时世界上是先进的。1885年台湾巡抚刘铭传创办台湾邮政总局,架设水陆电线700多公里;并在澎湖、彰化等地增设报局。台北设邮政总局,在全岛分设下站、腰站、旁站43处;;发行邮票,邮路远达厦门、广州、上海、香港等地。是全国最早的自办邮政业务。他并参照大陆邮政制度,台湾邮政章程。大陆与台湾间往来邮件,用轮船运送,按期在上海、福州、台湾各港往来,两条邮船名为“南通”号、“飞捷”号。日据时期,邮件由海轮运送,从基隆到福州、上海线,每周一次;从基隆到厦门、汕头、广东线,每月两次。当时海峡两岸的邮政业务并不削弱。 1898年,全台有大小邮局 196所,收发邮件,152384件、邮包201千件。1942年大小邮局增到2005所,收发邮件21048千件、邮包4209千件。这些主要是两岸邮政往来。19404月,台北一广东航空通邮开始,第二年因太平洋战争爆发停止。1945 – 1949年台湾与大陆间仍有航空和海运两种通 邮方式。1949年后通航通商通邮中断了.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人为障碍,使得台湾与祖国大陆的通航通商贸易交往隔绝。1978年之后,海峡两岸交往增多,要求通航通邮的呼声日益高涨。1977年以后,福建在东山县铜陵、平潭县东澳、惠安县崇武、霞浦县三沙和福州、厦门、漳州、泉州四市,先后建立了台湾同胞接待站接待直航来大陆的台湾同胞及渔民船只来进行小额贸易。福鼎秦屿、霞浦三沙、福州马尾、长乐松下、平潭东澳、莆田秀屿和文甲、湄洲岛宫下、惠安崇武、泉州后渚、晋江梅林、厦门沙坡尾和东渡、漳浦旧镇、东山铜陵、诏安宫口、龙海浮宫、连江馆头、云霄礁尾等19个港口被指定为台湾渔船轮船停泊点。霞浦东城、晋江祥芝、漳浦佛昙、六鳌4个港口为台湾渔船避风点口这些站、点的开设,都热情地接待台湾渔船轮船前来避风、补充生产、生活资料,进行小额贸易,宗教交流,极大方便和推动闽台的通航通商。同时台湾各界人士来福建及全国各地探亲访友、旅游观光、洽谈贸易、投资建厂、办企业和进行文化学术交流日益增多。

据报刊报道: 2001 年以来、福建沿海开展与台湾、金门、马祖、澎湖地区直接往来, 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客运往来方而,已开辟了厦门一金门、福州马尾一马祖、泉州石井一金门三条直接通航常态化客运班轮航线,开通了莆田循洲岛一金门不定期客运航线,至20077月,福建沿海与金、马、澎间共承运旅客2 . 2万余航次,运送旅客 237 . 25 万人次。

在货运往来方面,开通了福州、厦门、泉州、漳州和莆田港对台专用码头至金门,福州、厦门、泉州港和宁德城澳港区至马祖,以及福州、泉州、漳州至澎湖的12条货运航线。自2002227日福建沿海与金、马、澎开展货运直接往来以来,截至2007 7月底, 福建沿海与金门、马祖共组织了4268航次的货运直航,运送石板材、河沙、台湾水果及其他杂货483.5万吨、共计1977.6万美元。货运直航以大陆出口为主,品种主要为河沙、碎石、石制品、水泥、瓷砖、建材等。

通过试点直航运营良好。19974月,开通了福州、厦门与高雄港之间的货物试点直航,截至20077月底,福州、厦门两港与台湾高雄港海上集装箱班轮试点直航运营累计1.8万余航次,运送集装箱约 477.8万标箱。

海峡两岸航运交流协会与岛内相关民间组织已经成功举办多次海上通航研讨会,在技术、业务方面、已经达成诸多共识,并奠定了基础。两岸经贸交流与合作领域不断扩展,通航通商通邮分别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促进两岸经济交流与合作。互利双赢,共同发展尽快实现“三通”,是两岸同胞的共同愿望。

闽台一水相连,且有“五缘”的优势,只要扩大两岸交通格局,即可掌握闽台经济合作

发展的契机

海峡两岸人民迫切期盼早口恢复两岸直接通航通商通邮,共同发展经济,这是海峡两岸

人民的共同心愿。相信一定会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