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地名典故

盘点那些有趣的地名——地名虽小 文化大


  导语:中国城市地名之争近日在网络上引起讨论,开封不如汴梁叫着响亮,文艺的汝南咋就成了土掉渣的驻马店……对此,专家表示,地名是地区历史文化的标签,一些貌似土掉渣的地名背后其实有着悠久的历史。

   “开封”早过“汴州” “驻马店”并不土

  河南驻马店被调侃为“最坑爹的地名”,网友认为驻马店是近代城市中最失败的改名,但专家表示驻马店一称不但有史可考,而且在确定之初还经历了一番争议。

  冯德显介绍说,驻马店本名“苎麻”,因镇东有苎麻村而得名。明天顺初年(1457年)被设立成镇时沿用了古村“苎麻”之名,在明成化十年(1474年),崇简王在此设立南北驿站,改苎麻为“驻马店”,由此得名。

  1999年,驻马店市政府曾申请改名为天中市,专家经讨论认为,驻马店的名字代表此地在明朝时已为官方驿站,供传递文书、官员来往及运输等中途暂息、住宿和补给换马,说明此地古代就是交通要道、南北通道,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不宜改动。

  不少网友认为商丘一名缺少历史文化底蕴,不及古称归德。对此,冯德显解释称,事实上商丘一称的历史更为悠久。 

   揭秘北京那些奇葩地名的由来

  北京街景(资料图)

  北京有许多地名都很有意思,什么奶子房、小西天,外加各种胡同和斜街,其实,在这些奇葩地名的背后都有很多故事,这些故事就算是老北京都不一定清楚。

  北京有很多窑,大北窑,黑窑厂街,刘家窑,大瓦窑,小瓦窑,崔家窑、鲍家窑、邓家窑、严窑、魏窑等。为什么这些地名都带一个窑字呢?是因为当时明成祖为了自身的政治需要,在公元1421年迁都北京。由于城市建设的需要,大量陕西工匠涌入北京,使得北京的窑逐渐增多,并集中在南城一代。当时的窑主要生产砖瓦,这些都是兴建新北京城的必需品。

  大北窑向北二、三里,有地名“呼家楼”,相传此处有一呼姓财主,盖了楼(也就2层),高高地俯视低矮的民居,久之成为附近的地标。被过往行人将此地称为“呼家楼”。 

   重庆74处地名带羊知道吗?

  根据市民政局统计的信息,全市共有74处羊地名,遍布各区县。

  羊坝滩:主城九区中,羊地名数江北区最多,如:羊坝滩、白羊湾、绵羊坝等。其中,羊坝滩位于金渝大道,属于寸滩街道,因靠近长江边一带,民国初期常有人在此放羊,故取名羊坝滩并沿用至今;而位于鱼嘴附近的白羊湾,因当地有块石头形如白羊,故有此名。

  羊角堡:在沙坪坝通往牛角沱的下半城主干道上,以羊角堡命名的公交站相信大家并不陌生,210、215、262、802、808等公交车都会路过。据悉,羊角堡这个地名大约在1911年出现,因当时这个地方地处山堡,远看就像羊角,而被老百姓形象地起名羊角堡。

  羊子坝:渝中区人对于羊子坝不会陌生,它位于渝中区南部、储奇门附近。羊子坝一名,始于1900年前后,当时此处是买卖羊的地方,后来商贩常在此地晒羊皮,所以改名羊子坝,并一直沿用至今。

  除了主城,各区县也有羊地名:长寿的羊角堡,綦江的羊角场、羊角街,武隆县的羊角岩、羊肠湾,秀山县的老羊角、羊角,奉节县的羊儿山,彭水县的羊头铺、谷羊坪,巫山的羊奶子坪,黔江的羊牯坨,荣昌的羊儿桥等等。 (重庆晨报)

   扬州“羊地名”共有14个

  小羊肉巷

  大羊肉巷

  羊肉巷

  旧时羊肉集散市场

  羊肉巷,在皮市街南入口的第一条岔路,从花井南巷一直延伸到醉仙居巷。巷子里百年老屋不少,单从门楼就看出它厚重的历史沉淀。据说,古时这个地方聚集了不少回民,他们只吃羊肉和牛肉,这里就成了羊肉,集散市场。现在依然看见老人家,为煤炭炉着火,感觉很新鲜。羊肉是在巷口不远的菜市场见到了,整只羊披挂木架上。羊肉巷的名头就算见着皮毛了。

  大小羊肉巷

  一人巷里藏龙卧虎

  在渡江路上北侧,苏唱街往南,就是大羊肉巷和小羊肉巷,标准的“一人巷”,约一米宽,容不得二人并行。小羊肉巷与大羊肉巷平行,全长就百米,里面居住不足百人。小巷就是这样“小中见大”,安之若素,静处一隅。

  大羊肉巷的地名,从明朝中期沿用至今,可谓“资深名巷”。1943年,大羊肉巷6号,扬州清曲名家王万青利用祖屋开设“苏北公寓”旅社,一时生意红火,作为他的居所,在这里他毕生从事清曲艺术研究,是近、现代扬州清曲界的代表人物,他承前启后,不遗余力,其艺术造诣在弹词、扬剧界也享有盛誉。

  小羊肉巷内,金石家、书画鉴定家李梅阁曾在此居住。梅阁先生是扬州著名文物图书收藏家,因藏射阳汉石门画像刻石,名其屋为《汉画轩》。其不仅以收藏、鉴定闻名于时,还是书法名家,其汉隶尤绝。另外,小羊肉巷3号,居住着92岁的书法家、篆刻家、古文字学家蒋孝达。


 世界各地最有趣地名:挪威一个小镇名叫地狱

  1.美国新泽西州,双忧(Double Trouble)

  位于双忧国家公园的的双忧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公司城的名字。双忧公司是一个经营蔓越橘的公司。

  2.挪威,地狱(Hell)

  准备好来一趟地狱之旅了吗?这是一个位于特隆赫姆东部20英里的挪威小镇。据说,该名字来源于古斯堪的纳维亚语,是悬崖山洞的意思,而且这个词在荷兰语中还有运气的意思。

  3.美国佛罗里达,双蛋(Two Egg)

  在这个小镇,你不用担心没有早饭吃。该名字起源于经济大萧条时期,居民用两个鸡蛋来和当地的商店交换日用品。 

   北京拟禁用国家领导人名作地名

  由北京大学起草的《北京市地名规划编制标准》今日起向公众公开征求意见,这份地方标准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禁止用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作地名。同时,“胡同”作为北京历史地名的重要部分,应予以保留并保护。(法制日报)

  是地名就该有些地气

  地名就是符号,但又不是这么简单。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只要有人涉足的地方,大小都有个名儿,说“不知名”的是外地人,说“无名”是因为地方没名气。一个地名就是一个符号,一个地方有一个不同于别处的符号,便于交流、通信什么的。但也不完全如此,一个地名,或源于历史,或缘于民俗,大多承载着一定的人文。沧海桑田,有些地方的历史和民俗就剩一个地名了,但就是(也只有)这个地名,让后人、外乡人回溯这个地方的历史或曾经的风貌。

  中国传统文化浩若烟海,刻意挑几个雅词为一个地方改名,很容易。譬如现在是网络时代,稍不注意就造出了新词—汉字你都认识,意思你全不懂。如果因表述的艰深或另类而引起交流上的混乱,因理解的艰涩而造成使用上的不便,那就失去了造新词、改地名的基本意义了。

  既是地名,就得有些地气。有了积淀、内涵和底蕴,俗的地名也雅了。改地名,不该太任性的。现代人纵然四海为家,也该有点乡愁;社会再怎么现代化,也该留点记忆。大的地名注重历史渊源,小的地名取材风土人情,就省去了改名的很多烦恼和花费,也避免很多因改名而引起的物议和诟病。 (中安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