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资料中心

东山关帝庙在两岸民间信仰中的地位和作用


刘小龙

(一)

祖国的宝岛台湾是个多神抵多信仰的典型宗教社会,岛上到处宫庙林立,香火缭绕于每个乡社街区。尽管一道海峡分隔了漫漫岁月,台湾民间信仰的血管里仍旧泪流淌着中华文化的血液。据信,现全台湾计有各种庙宇8000余座,所奉祀的神抵计有200余种。这些神祗的香火绝大部分来自于祖国大陆,主要来自闽南沿海地区。其中,以“忠勇仁义”,著称于世的汉代三国名将关羽,因“汉封侯宋封王明封大帝,濡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而成为四海九州同仰,朝野上下共奉,三教九流皆崇的华夏第一神。在台湾,关帝更是拥有最为广大的信众,其神祗香火则主要来自闽南的东山岛。

东山旧称铜山,这座面积194平方公里的海岛,是我国第六大岛,福建第二大岛。它与台湾一水相隔,距澎湖仅98海里,即高雄143海里,是大陆靠澎湖最近的地方,两地历史渊源深远。据考证,早在万年之前一东山陆桥”即是大陆连接台湾的通道;远古时期的大陆文化,即由海峡“东山陆桥”传入台湾。历史上东山既是海峡西岸的兵戍重镇,又是东南沿海对台对外通航通商的重要港口,也是最先移民进入台澎与海外的沿海岛县,因此,东山关帝庙的香火不仅遍布闽南、粤东与澎湖、台湾,甚至远播南洋与海外。台湾帝最早建祀的关帝宫庙,即由东山关帝庙分灵渡海而兴,嗣后又不断分香续焰延播全台各地。现台湾计有大小关帝宫庙1000余座,它们中绝大多数共认东山关帝庙为香缘祖庭。

东山关帝庙座落于东山岛铜陵镇岵嵝山东麓,倚山临水,隔海直望台湾。关帝庙园区即

是著名的风动石风景区,区内有“天下第一奇石”—铜山风动石、明清时期威镇海峡的铜

山古城、明末武英殿大学士、爱国抗清英雄黄道周的故居和纪念馆,以及远古岩画“贵子石”、“钓鳌台”与“石僧拜塔”、“虎崆滴玉”等众多名胜古迹。现为国家AAAA级旅游。

唐总章二年(公元669年),唐将陈元光入闽平蛮,开漳置郡,把中原文化带入闽南漳州,据传关公香火即由此时传入。宋时的东山已有驻岛铺兵奉祀关公的事纪。现存的东山关帝庙为明初所建,据庙中明代遗存的龟跌《建铜城关王庙记》所载:“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城铜山,以防楼寇,刻像祀之,以护官兵,官兵赖之”。江夏侯周德兴入东山建置铜山守御千户所城的同时,修筑了关帝庙。当时只是一座单开间的简陋小庙,称关王祠。成化二年(公元1467年),漳州开元禅寺第九世南少林高僧圆球和尚(号月堂)“游方参学,“杯渡铜陵”,“仰观帝庙之福地,声灵必震于千年”,遂“结庐于庙之左翼”,“卓锡于此”,因见庙堂隘小,思募善缘重建。至正德七年(公元1512年)重建竣成,即为一座,“王宫巍巍,廊腰鳗回”、“中肃阃门,外高华表”,“虽古滕王阁,莫是过也”的武圣殿堂。清康熙三年 (公元1664年),清廷刘铜山实行“迁界”,庙被焚毁;15年后“复界”,由总兵黄镐主持在原址按原样兴筑,翌年告竣。此后历朝皆有重修;至今又经几番劫难而重兴,更足巍峨壮观,金碧辉煌。

东山关帝庙总建筑面积2000多平方米,占地面积达20余亩。庙殿之前,计有历代雕制的六对形态各异的威猛石狮守卫。

端门为华表式楼亭,为清道光年间台湾嘉义人、历官广东南澳镇总兵、福建与浙江全省水师提督、太子太保王得禄所捐修,故俗称“太子亭”。“太子亭”由六根圆形石柱并二根石梁承托数百香木斗拱构就,每拱一斗九升,叠彩垒金而上。楼亭顶端装饰彩瓷剪贴的双龙戏珠、八仙八骑和百余尊秦汉唐宋的帝王将相与才子佳人等造型塑像。其建筑艺术高超,精美绝伦,岿然草立,历数百年台风、地震而安然无恙。

前殿龙庭(拜庭)中门两旁立有雕花石鼓,安放雕龙镂凤的鎏金皇档。龙庭正上方悬挂清乾隆五十三年(公元1788年)陕甘总督、嘉勇侯福康安因,“奉命提兵平台,屯师铜山”,仰“关帝圣明”示吉佑兵,终于得胜班师,回京途中特到铜山叩谢关帝的颂文匾。

大院回廊左右立有四对精巧典雅的人物、山水、龙凤浮雕石柱。丹墀之下镶一方梁山青陛石,上浮雕一龙,鳞角峥嵘,举首吐瑞,腾云凌空,其工艺精奇,为世之所珍。

肃穆庄严的大殿正中供奉关帝金身神像,神龛金漆木雕,光辉夺目。座前两边奉立随关帝于麦城尽忠的周仓、关平、赵累、王甫四将雕像。上悬清咸丰皇帝御笔“万世人极”婆金大匾;左右悬挂黄道周亲朽楹联:“数定三分扶炎汉平吴削魏辛苦倍常未了一生事业;志存一统佐熙明降魔伏虏威灵王丕振只完当日精忠。”祀案上置放一个清光绪年间,由台湾宜兰礁溪信众同胞敬送祖庭的双耳兽头鸡血石雕大香炉。

大殿右侧另辟一座神龛,奉祀忠勇侯周仓。史传南宋末年少帝避元南奔,曾入东山筑

东京”城,因“海陷而崩”,逃徙粤海崖山,不久兵败宋亡,少帝赵昺与承相陆秀夫殉难后不肯臣服元朝异统,二人孤魂悠悠荡荡飘泊于海空。至元灭明兴,江山重归于汉,陆秀夫魂

游东山,见岛上建成关王庙,便投灵于关公神像,以享人间庙食。继之赵昺亦魂游到此,意欲投灵,无奈陆秀夫已先入为主,赵昺只得屈尊为臣,附灵于周仓神像。故此,东山百姓另

造一龛奉祀周仓(赵昺),免其持刀侍立,并配宝马代步,独开古今庙祀中臣主君次平起平

坐,君臣易位共享民间香火之别例。

至今,东山关帝庙犹存众多古代碑刻,载有明清两代,尤其清代各朝重修武庙时,闽粤

台港与江浙津沪等地官军商旅士庶以及南洋海外同胞慷慨题捐的芳名。殿堂中悬有新时期以来台湾同胞前来朝圣谒祖奉送的“追源谒祖”、“认祖追宗”、“圣德流芳”、“威震华夏”等多方颂匾……

东山关帝庙的神灵声威卓著于海峡两岸,为东南沿海关庙之首,同山西解州关帝庙、湖北当阳关帝庙、河南洛阳关帝庙并称全国四大关庙。1996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在全国难于计数的关帝宫庙中,唯一与关帝故乡解州关帝庙并享的殊荣。由于自古东山全岛百姓共奉关帝为祖,平时谒庙进香者日夜不绝,加上海峡两岸与海内外的香客信众长年不断前来晋祭,故东山关帝庙的香火之鼎盛,可谓冠居全国关庙第一。

(二)

据两岸地方史志资料及民间日碑所载,东山关帝庙的香火最早传入澎湖,而后进祀台湾。现座落于澎湖马公岛(亦称妈宫,即澎湖主岛)的铜山武圣殿,即是集东山与台湾的地缘、史缘、亲缘、神缘与业缘关系于一体,展现海峡两岸一本同根、同宗共祖的典型实例。

澎湖铜山武圣殿具体始建年代今已无考。据传,明嘉靖年间,朝廷复设澎湖巡检司,入澎巡戍的铜山水寨官兵已将关帝香火带入澎湖建祀。该庙现存碑记云:万历年间,倭寇侵犯澎湖,“铜山水师奉命救援”,关帝香火再度播入。至清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台湾统一后,出戍澎湖的铜山营班兵在“镇台衙署西偏”建“铜山馆”,“以祀山西夫子(即关帝)”。甲午战后,台澎割让日本,该馆“改充邮局”,遂“迎帝座于妈祖馆,与天上圣母并祀一堂,1933年,居澎铜山籍派下同人劝捐扩建,二年后“土木大略告成”时,“又遭战祸”,延搁十余年”后至1951年扩建竣成,“馆改其颜,日铜山武圣殿”。

台湾学者余光弘在其《妈宫的寺庙》一书中记述:“台湾日据时期,铜山馆演变为铜山人的会馆;在二次大战前,妈宫(澎湖)与铜山之间的船只往还尚称频繁……来自铜山的帆

船抵澎后。船主水手常到铜山馆参拜……现今正龛内所祀之关圣帝君坐于辇中,神像与帝辇乃是1992年到澎湖修理改建天后宫的铜山师傅与铜山船户合资从其本籍做好运来澎湖供奉的。”

几百年来,澎湖铜山武圣殿历经数度改建修葺,于今“规模式廊,壮丽踰于旧观”,“香火渐盛”,“为以澎湖善信之宗教生活重地”。

而台湾本岛的关帝信仰,南部以高雄文衡殿为主庙、中部以台中圣寿宫为领街、北部以宜兰礁溪协天庙为首要,全岛以台南祀典武庙为中心,构成上千座关帝官庙斗座拱连、灿若繁星的建祀格局。 

台南祀典武庙俗称“大关帝庙”,是全台湾关帝宫庙的“龙头老大”;似乎可以说,是南明政权最后在台湾建祀的“皇家武庙”。为全台湾十六处一级文物之一。   

明永历十六年(清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延平郡王郑成功驭逐荷兰殖民者收复台之后,

在台湾建立“东都明京”。同年六月郑成功病逝于台湾,其子郑经继位,仍守台湾和金门、厦门、铜山等闽南沿海诸岛为抗清复明据地。翌年十月,郑经金、厦失守,退据铜山,并接南明宗室宁靖王、沪溪王、巴东王、鲁王世子与其母亲董氏夫人等入驻铜山而后渡海入台。宁靖王朱术桂入台前于东山分灵奉请关帝、妈祖和保生大帝神像各一尊,迎入台南王府中供祀。不久,郑经从铜山撤归台湾,于台湾热兰遮(即安平)城其王府南面主建关帝庙,奉祀宁靖王从铜山分灵过海的关帝,为明郑政权在台湾举行祀典的武庙。台湾入清后,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年),台厦道王效宗重修此庙;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清廷敕封关帝三代公爵,赐每年春秋及五月三次大祭,遂正式定庙名为“祀典武庙”。

此后至今,祀典武庙几经扩建修葺,愈加宏伟壮观,富丽堂皇,但其旧宇仍存,保留仿 自铜山祖庭式样。至今庙中犹存当年从铜山请灵进祀的关老祖爷神像、宁靖王亲书“古今一人”额匾和仿自铜山祖庭的庙门,“武庙”圣旨牌、黄道周的关帝颂联,以及入清后续仿的咸丰皇帝御匾等宝贵文物。

明代中期以后,铜山与台湾通航通商往来频繁,南北商船常泊铜山港。史传万历年间, 泉州一陈姓海商泊舟于铜山,闻铜山关帝庙神灵极为应验,特地登岸人城晋香,所求灵签果得妙断,遂祈请分灵,雕一尊神像到船中奉祀。嗣后,陈姓海商人徙澎湖,因感戴关帝圣灵庇佑,又将船中所奉神像请入澎湖立庙祀之。人清后,其后裔子孙再徙台湾凤山,于赤山里赤山乡鸿工兴庙,崇祀从铜山分灵的关帝。此庙后经扩修,取名“文衡殿”。

高雄文衡殿为台湾省南部最早的关帝庙之一。至今几经重修,规模渐扩,殿阁巍峨,庙貌焕然一新。文衡殿所奉祀的铜山关帝威灵赫濯,广庇四方。附近许多市乡遂纷纷从文衡殿分香建庙立坛,共拥文衡殿为香火主庙。

清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靖海侯施琅从铜山出师统一台湾后,台湾部分土番不听招抚,频频造乱。翌年,福建水师参将张国受命出任台湾协副将(康熙五十四年升为浙江定海总兵),率兵人台讨抚。时福建水师署设于铜山,张国东渡之前躬临铜山关帝庙晋香恳请神助,并乞香火至船中以庇水师官兵。张国率军横海,登鹿港,进半线(今彰化),恩澎并施,讨抚兼举,很快平息了土番之乱,得胜后移师屯垦大墩犁头店,为答谢关帝圣灵佑助,遂兴建一座庙堂供奉从铜山分香的关帝,曰“锡寿堂”。其建庙之处的山头称为“东山”,以纪念此神的香火来源于东山(铜山)。

台湾日据时期,锡寿堂被毁。台湾光复后(公元1946年),民众复建锡寿堂于台中民生路。1972年,张国将军后代裔孙捐奉飞鹰山为新庙址,历十余年修筑,终于1988年圆满建成为气势恢宏、典雅壮丽的“圣寿宫”。

嗣后,漳州府平和县五寨人林枫因讼进京控告,途经铜山,晋关帝庙求神赐佑,抵京后

果然胜诉,得雪其冤。归途再入铜山叩谢关帝,并乞炉丹分灵回乡,雕关帝神像春秋致祭。嘉庆九年(公元1804年),林枫后裔林应狮、林古芮等多人奉此神像赴铜山关帝庙挂香,携眷迁徙台湾,入噶玛兰进抵礁溪(旱溪)建庙奉祀。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改建,筑新殿于五峰旗(山)下。相传同治六年(公元1867年),镇台使刘明灯巡视宜兰,其部属因砍伐后枫枝为薪,触犯神威,多染重病。刘镇台步入正殿神龛前,仰观关帝怒目而视,大惊失色,跪拜求赦,病者即见痊愈,于是表请朝廷敕建协天庙。

礁溪协天庙关圣之灵应,佑及新竹、桃园、台北、士林、基隆、瑞芳、罗东、花莲,各地遂纷纷立宫设堂,从礁溪分香奉祀。协天庙几经扩建重修,规模扩大,更加富丽堂皇,香火鼎盛。至今,庙中神龛内亦存有当年从东山祖庭分灵入台的神像,“老二帝”。

此外,澎湖红毛城关帝庙、台南关帝庙、嘉义关帝庙等“老字号”的台湾关帝宫庙,也都是闽南百姓和铜山军民从铜山关帝庙分灵过海,或为铜山军民入台所建。台湾岛上这些 “老字号”的关帝宫庙,现已繁衍了数百上千的“子孙庙”,并在台湾拥有上千万的信众。

(三)

自古以来,东山关帝庙的声灵远震于东南沿海、海峡两岸甚至海外。东山关帝圣迹显扬的传奇,在我国浩浩涣涣、绚烂多彩的关帝文化中,凸显出独具闽台特色的一章。

铜山从明初建立卫城继置水寨之后,成为大陆东南的戍海重镇。岛上水陆官兵仰赖关帝圣灵佑庇,横海征戍,屡败敌寇。清代大陆本和台湾本的《镇海卫志》与《漳浦县志》均有 “铜山(武圣)庙于(明朝)正统、隆庆间助兵败贼,屡显灵异”的记载。

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侵据澎湖、台湾的日本倭寇再次进犯大陆东南沿海。分守浯屿、铜山的泉州都司佥事沈有容与铜山钦衣把总张万纪为了彻底平息寇患,决意率军平定台湾。传说出征前,众将官依例到铜山关帝庙祭告关帝,并请香火入船镇座。当晚,舟师进入人黑水洋,忽遇飓风,海涛壁立,不少战船被风吹散,漂失于茫茫夜海。眼见全师濒临覆没,忽闻海空中惊雷骤响,一柄青龙堰月大刀横天而过,顿时海面清光如昼,风消浪止,

舟师很快聚拢,顺利抵达台湾。将士们知是关帝护航助战,个个奋勇上前,与敌展开决战。如虎的矮寇霎时俯首就歼,余者如负鳖四散溃逃。

此役,倭寇尽被逐出台湾,东南沿海寇氛平靖。翌年四月,福建南路右参政施德政在铜山水寨慰劳出征凯旋的将士,因感戴关帝护国助兵,曾题书颂匾悬挂于铜山关帝庙。此后,朝廷下令“长戍澎湖”,“以固海疆”,驻戍澎湖的铜山官兵更是仰乞关帝威灵,人人身挂关帝香火包以佑兵御敌,护国安疆。

永历三年(清顺治五年,公元 1648 年),延平郡王郑成功亲自率领大队舟师进驻铜山,为募兵、筹晌、造船、训练水师的重要抗清基地。

据传,郑成功闻其麾下中书铜山人陈骏行等言铜山关帝圣灵显赫,便择日斋沐更服,谒庙进香并析灵签,得第九十九首上上签《白里奚投秦》,诗云:“贵人遭遇水云乡,冷淡交情滋味长;黄阁开时延故客,骅骝应得聚康庄”。关帝出示的签意点明郑成功未来退离大陆,据守沿海诸岛“水云乡”,最后如“鸿鹊乘风,众随水中”,复台垦台,“得聚康庄的结果。当时郑成功已明签意几分,故不久力排众议,决意率师征台,是依关帝神示而行。 

民间又传,关帝鉴于郑成功的忠心义胆,精诚报国,曾于夜中托梦,赐金鳞龙甲长鲸。世谓郑成功为“东海长鲸投胎转世”,故其“戈船十载,波涛一生,身经大小战事58役”,“儿乎无月不攻,无日不战”,历尽刀火却毫发无伤,直至驱走荷夷收复了台湾,“一代功成,千秋咸颂”。

因此,台湾嘉义开台圣王庙(郑成功庙)以关帝和郑成功同祀一堂,连续多年组织晋香团到东山关帝庙朝圣晋祭;并从台湾迎一尊郑成功神像到东山安位奉祀。

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因据守台湾的郑克塽政权坚持分裂,意欲建国“东宁”,独立于海外,清廷屡次劝降不成,于是旨命施琅为水师提督率军统一台湾。

《台湾府志》、《台湾外志》均载,康熙二十一年十至十一月,施琅于兴化府(今莆田),

平海澳光后二次出师东征,结果船至黑水洋均被东北大风吹回,无功而返。翌年初,施琅移师铜山,屯三百余艘战船、二万余兵于东山湾内,伺机再次攻台。其时部分军士夜宿铜山关帝庙的长廊上。一口夜半,忽闻长风劲起,海潮如鼓擂鸣,空中有一神人呼喊“选大纛五十

杆,助施将军破贼!”军士惊醒,忙将此事报予施琅。施琅知是关帝赫奕,悄然心喜,一早遂进庙卜问出师吉时,依关帝圣示,于六月十三日,“誓师铜陵”,祭江启驾,乘强劲的西南风直发澎湖。

驻守澎湖的郑军早有防备,出舟师迎战。却谁知施琅的舟师锐不可挡,炮火升起,海空中数十面大旗飞扬呼啸似神兵天将扑来,郑军遭此奇击,仓皇溃退,弃澎湖遁入台湾。据守台湾的郑克塽闻报施琅大军有神助战,无以抵挡,知是天意使然,大势已去,遂具表归降。

施琅顺利统一台湾以后,深深感戴关帝显灵助战,遂重建一座关帝庙于清军铜山武营驻

地五里亭(1940年此庙改建为抗战阵亡烈士陵园),并令其部属在台澎兴建了多座关帝庙,从铜山分请香火崇祀之。故台澎多处关庙均为施琅平台后清军所建。

关帝护国庇民、佑兵助战、伏魔御寇、镇海安澜和攘灾降福的灵异传奇世代于两岸民间

广为衍传。在明清鼎革的历史变故之中,关帝又成为铜山全岛百姓共同契认的祖,奉为“帝祖”,并于后来形成风习礼制延至台澎及海外。

满清定鼎中原之后,铜山也仍一直归属于郑成功父子据守的南明辖地,一度列归台湾管辖。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清军攻入铜山,摧城焚居,屠杀一万余人,逼逐三万多百姓“迁界”入徙漳州、潮州内地,全岛顿成废墟。不久,郑经重占铜山,招抚内迁的百姓回归家园。至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郑经最后从铜山撤入台湾,铜山始入清廷治下。

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台湾统一后,清廷仍视铜山百姓为“奸民”、“贼逆”,采取轻蔑态度,迟迟不予注册入籍为“皇清子民”,而将数万岛民列为“黑户”,打入另册,任由官兵欺压凌辱,横征暴敛。铜山百姓苦海难离,为此常到关帝庙焚香祷告,祈清关帝申张正义,为民请命,佑民入籍。

当时铜山地归漳浦县辖。相传为了此事,关帝显身策马渡海入县府慷慨辩诉,申明义理促使官府大动恤民之心,愿遵圣意表奏朝廷重开审议。关帝归庙后又托梦于岛上各大姓族长,敦促到庙会商。翌晨,众族长不约而同来到关帝庙,皆言昨夜关帝托商入籍大事,知是圣意,无不感恩戴德。遂会拟申籍文书,焚香祷告关帝,得关帝恩允,义认全岛百姓裔孙,共“分为七房”,“叔伯甥舅彼此手足”,立“关永茂”为总户主性名,重新呈请入籍。仰关帝殊恩, 铜山百姓终于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被清廷批准入登正册为“有籍之人”,正式成为大清国民,减免了各种税赋摇役,得以安居乐业。因此,从入籍之日起,铜山百姓家家户户于厅堂之上恳挂关帝神像,共奉关帝为祖,尊为“帝祖”,世设家祭,每日晨昏焚香点烛礼拜崇祀。现东山关帝庙左廊犹存当年所镌《公立关永茂碑记》,记载了关帝与东山百姓神人共契的特殊情缘。

入清以后,东山人民又一批接一批地不断移居台湾,迁徙海外,所有居台和徙外的同胞亦与祖籍地亲人一样,自认为关帝后嗣裔孙,家设祭堂崇祀“帝祖”,以铭关帝恩义。关帝既是两岸数十万东山籍同胞的祖家之祖,又是台湾(以及闽南粤东)上千万信众同胞的祖庙祖庙之神,其祖德神恩广被两岸民心,在民间影响探远。

故此,两岸百姓舞逢新年开正,必迎关帝游春巡境;元宵夜入庙卜安乞福;五月十三关帝圣诞举行祭祖盛典,到祖庙挂香鉴灵,连月搬演大戏为关帝祝暇;年终岁尾集体晋庙,备办盛供天公谢祖德;甚至平时生活生产大事必告关帝,恭请关老祖爷做主……此等信仰礼俗为两岸民间所重,至今犹然。

(四)

历史上,东山与台湾两地香火往来不断。

两岸自1919年后长期处于对峙隔绝的状态,至1987年底,封冻近40年的海峡坚冰终于打破。台湾岛上的宫庙堂坛,纷纷组团结队或遣员飞赴大陆寻根谒祖。

1988年,台湾当局一开放赴大陆探亲旅游,台湾高雄文衡殿即组团率先跨越海峡,飞达东山谒祖进香,并奉赠给东山祖庭一方“追源谒祖”匾。随之,台湾宗教咨询委员会和台湾寺庙整编委员会遣员前来东山关帝庙朝圣考察;返台后于台湾圆山饭店召开“两岸同祀关帝庙信仰文化交流筹备会台湾代表联席会”,发布东山关帝庙与台湾关帝庙的渊源关系,继尔,台湾台中圣寿宫、高雄关帝庙、台南山西宫、池上玉清宫、花莲圣天宫、台中慈德堂等近20余家宫庙代表和信众接踵飞抵东山祭祖晋香。

此间,台湾桃园大溪普济堂等关帝宫庙的百余名信众,奉抬蒋经国先生祖母生前所崇祀的关帝铜像前来挂香过炉,东山关帝庙抬出銮轿以大礼迎送。

不久,宜兰礁溪协天庙亦组织 400 余人的晋香团抵东山关帝庙举行祝嘏大典,并从东山迎奉关夫人神像赴台巡境,入祀台湾,为有史以来关夫人进祀台湾首例。

此后,台湾各地关帝宫庙及同胞信众更是纷纷组团结队,飞渡海峡抵临东山,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谒祖朝圣热潮……至今已有台湾20多个县市300余家关帝宫庙10余万人次渡海前圣谒祖,祝嘏挂香。

1995年1月,东山关帝庙开基镇殿主神像“关圣帝君”应邀入台,主镇台湾四百年来

首次的“太上黄籙护国祈安七朝清蘸”大典,并巡护台湾全境。

1月11日,东山关帝主神像在两岸同胞的簇拥下,启辇离庙,乘坐台湾从基隆市渔船驰赴台湾。东山各界举行隆重的恭送仪式,三万多百姓从关帝庙门口至东山港码头一路夹道跪拜礼送,到处是香烛、鞭炮、鼓乐、彩旗和艺阵,盛大场面史来罕见,令人为之动容。

东山关帝一入基隆港,即引起全台轰动,台湾朝野争相赶来朝圣祭祖,进香参拜。1月15日,东山关帝于基隆首度巡海过后,驻跸于基隆普化警善堂。翌日大早,台北百姓赶来进香问吉,一对菱杯掷地,竟然直立不倒,这百年罕见的竖杯异象惊动台岛四方……隔天,消息传来,日本神户发生大地震,此次地震,原据预测将在台湾发生,如今却成变数劫难远移。顿时台湾民间盛传:大陆东山大关帝入镇台岛,灵光普照东海,那“地牛”慑于关帝的

赫赫神威,慌忙逃窜,撞到日本闹震去了。

此际正值新春将临,台岛上空连日阴雨绵绵。大年除夕上午,“七朝清蘸”举行关帝入皇坛开灯仪典,当东山关帝移驾入坛,一道“风雨免朝令”焚化之后,乌云密布的基隆港上空突放万丈晴光,呈现三阳开泰的祥和气象。于是,蘸会主事欣然指出,大陆东山大关帝护国庇民,圣灵通天,此次入台巡境,将给台湾人民带来祯祥福祉……

“七朝清蘸”大典圆满结束后,东山关帝先后巡护了基隆、宜兰、台中、高雄、台南、桃园和澎湖等地;原订在台湾驻跸1个月,由于广大信众同胞一再请留,故延至7月20日才从基隆回辇东山。

东山关帝入台鉴蘸与巡境,是历史以来大陆神像访台首例,开启了两岸分隔四十多年后宗教直航首举。两岸传媒纷纷报道并评论指出,这是两岸交往的新突破、大跨越,是促进 “三通”的成功尝试,极大地增进了两岸的文化认同和同胞情谊,有利于未来祖国和平统一大业的实现。

1997年1月,东山关帝庙访问团应台湾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协会邀请,赴台访问考察, 与 20多家台湾各地的主要关帝宫庙会香结缘,参加了由宜兰礁溪协天庙主办、台湾寺庙整编委员会协办的“关圣帝君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座谈会”,与台湾500多位关帝宫庙代表人士相聚一堂,交流研讨,增进厂解与共识。访问团所到之处,可说是神人共喜,受到热烈欢迎。台中圣寿宫、嘉义镇天宫在访问团晋庙参拜时,香炉多次“发炉”,台湾关帝以极为高兴的心情,迎接来自大陆东山大关帝身边的胞亲。

从1991年起,东山每年都举办一次关帝文化节,其中几次大型的庆典活动,山西解州关帝庙、运城关帝庙、湖北当阳关帝庙、河南洛阳关帝庙、泉州通淮关帝庙等大陆各大关庙与台湾众多关庙主委皆云集东山,台湾许多关帝宫庙皆组织大规模朝圣团前来参加祭典,由此成立“中华(海峡两岸)关帝庙联谊会”,促进了两岸关帝文化的交流往来,推动了两岸文化、经济关系的发展。

2004年台湾新当局大选过后,继续推行其“制宪’,路线,与仰赖美国军售,企图以武拒统的政策,使海峡局势变得动荡不安。时值一年一度的关帝圣诞将至,东山举行第13届关帝文化节。尽管海内外传媒纷纷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于东山岛举行大规模对台军演, 海峡局势紧张,但台南祀典武庙、宜兰礁溪协天庙、嘉义开元殿、南投日月潭文武庙和澎湖

红毛城关帝庙、金门昭应庙等十余家台湾关帝宫庙仍纷纷组团,接踵踏过波诡云满的海峡, 抵临东山。他们来到东山祖庭,高香燃起,齐刷刷跪在关老祖爷面前朗声祝祷,祈求两岸早日和平统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五)

关帝是忠勇仁义之神,同时也是民族统一之神。

在东山举行的历次海峡两岸关帝文化研讨座谈会上,来自国内外和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以及大陆与台湾各大关庙的代表指出——关帝生前秉承华夏濡学《秋分》精义“大一统”的思想,为“上报国家,下安黎庶”,横刀立马征战沙场,忠心义胆匡扶汉室,矢志于鼎足三分归一。其所忠为民心所向,其所勇求江山所同,最终殉难于国家统一的事业上,可惜壮志木酬,在其身后千百年,又以赫赫威灵,承续追求统一的遗愿,感召并激励炎黄子孙为之奋斗不息。

“殁有神威镇九天,万古寰区皆庙祀。”在华夏大地浩如繁星的关帝宫庙中,东山关帝庙无疑是最能集中体现关帝”统一”精神的突出典划。

自古以来,台湾即是华夏领土的一部份。从明代开始,由于东西方外国强寇不断入侵我国东南沿海,台湾的归留与弃失已渐成关系民族主权得失和领土统分的矛盾焦点。

东山与台湾在地理上仅是一水之隔,有如唇齿相依,同是外寇入侵的必争之地。因此, 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朝廷在铜山(东山)筑城御寇的同时建祀关帝庙,仰赖关帝神灵以庇戍海官兵和岛上百姓。此后,东山关帝庙的香火便由东渡征戍和跨海入垦的军民带入澎湖乃至延播台湾各地,而成为海峡两岸军民抗击外侵,保卫台湾,维护民族尊严,赢取领土完整,捍卫国家统一的保护神。

海峡两岸历经明代的抗屡、抗葡、抗荷与清代的抗法、抗英、抗日等反佼略、反占领斗争。第一次海峡烽烟然起,民间便传颂关帝挥刀跃马,斩魔驱寇,佑助军民保家卫国的灵异传奇。关帝的忠勇精神,不断鼓舞两岸军民同仇敌忾,英勇奋战,写下一页又一页浩气凌云、可歌可泣的史篇。明末武英殿大学士、东山先贤黄道周亲笔题书于东山关帝庙的著名颂联,即是对关帝“志存一统”,“降魔伏虏”,维护国土完整统一的爱国精神的光辉写照。此对关帝颂联不久传入台湾,被仿制刻匾悬挂于台南祀典武庙、台南山西宫等许多关帝宫庙,既表达了两岸军民对关帝护国安疆的统一精神的崇敬,也反映了两岸军民爱国守土的统一信念。

历史上台湾曾经有过多次被侵占被分裂而又回归统一的记载。从明代水师横海剿倭平定台澎,郑成功驱逐荷夷收复宝岛,到施琅率师东征统一台湾,台湾的每次回归统一,都与东山有关,与东山关帝——这尊两岸同胞共祀的统一之神有关;在清代海峡两岸连绵不断的抗侵御盗斗争中,东山关帝屡次显灵佑兵庇民的圣迹,令两岸军民崇敬有加。故闽台水师将领、王得禄、许松年、郭继青 、抗英名将陈化成等人,以及两岸广大兵民对关帝竭诚以奉,纷慷慨题捐,重修东山关帝庙。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割据了台湾。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在中国人民奋起夺取民族抗战胜利,同时两岸同胞为光复台湾的不懈斗争中,关帝显圣于海峡沙场,呼啸驰骋,威慑敌胆的传奇更是让人“仰之如日月,畏之若雷霆”……

    “声威昭日月,试看安民一怒,岂分吴地江山”,台湾——这汉时的吴地江山岂能分离国土?两岸人民岂容华夏金欧残缺破碎!关帝那“志在春秋,大义凛然扶一统”的精神千秋长在。

1949年以后,海峡两岸的政治军事对峙造成骨肉同胞水各一方,分离隔绝。几十年的人为樊篱阻断了两岸亲情的往来,但却不能隔断两岸同胞对关帝的信仰崇拜, 一炷炷清香海遥祭,心中的祈盼诉与神知,被分割的民族感情找到寄托,受伤害的心灵得到抚慰。冥冥之中,关帝的圣灵在召唤海峡两岸早日走向统一,骨肉同胞旱日重聚团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两岸关系解冻之后,随着越海回乡探亲脚步而来的,是如浪如潮的朝圣队伍,一炷炷谒祖祭祖的香火涌向东山关帝庙。尽管两岸尚未统一,但飘泊的心灵已经回归,民族的传统文化得到广泛的认同。1995年,东山关帝赴台湾主镇“七朝清蘸”大典并巡护台湾全境,开启了两岸分隔四十多年的直航首例,轰动整个台湾。“丹心锁纲常”,“江山归统驭”,统一之神的声威震撼着两岸人心!

    关帝的统一精神,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爱国精神,归根到底,其实质就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爱国使命与责任,是忠诚于祖国,忠诚于人民,殉民族爱国统一大义而万死不辞的精神。等不到两岸统一而含恨逝于台湾的国民党元老、爱国老人于右任说过,关帝的“忠义二字团结了中华儿女,春秋一书代表着民族精神”。一位知名的台湾同胞来到东山朝圣祭祖,在关帝文化研讨座谈会上慨然赞道:“关帝不仅是跨越海峡,而且是跨越时空的中华民族的统一之神!”

    海峡两岸共威灵,祀火同炉宣统一。普天下再无哪一家关帝宫庙,能像东山关帝庙一样,与台湾的关系是如此的特殊深远,如此的密不可分。这一座峙临海峡直望台湾香火播遍宝岛的巍峨殿宇,每一章历史都翻滚着台湾的风云,每一段岁月都涌动着台湾的潮汐;它的碑匾炉柱,都写着台湾的名字,它的殿堂亭庑,都回响着两岸往来的足音;关帝的圣灵庇护着台湾的每一方土地,东山关帝庙的殿堂永远焚烧着两岸同胞共祀的香火……

    关帝——中华民族的统一之神,正感召着海峡两岸同胞走上祖国重归统一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