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泉州人文

泉州的鲤鱼传说


  鲤鱼是我国传统的吉祥物,而泉州古称“鲤城”,泉州人总是津津乐道自己生活的城市就是一尾活的鲤鱼,所以在泉州城和属县流传着许多和鲤鱼有关的传说。

 古代泉州城经历代拓修,形成“府治中有衙城,外有子城,又外有罗城,有翼城”的格局,东西长而南北短。明朝洪武初年,在城东仁风门和通淮门之间辟小东门,直对城外有名的风景区东湖。何乔远在《闽书》中说:“小东门,其门直东湖之嘴,早日初升,湖光潋滟,如鱼饮湖水者然。”这也就是泉州民间盛传的“鲤鱼吐珠”之景了。明郑之铉有登清源山诗云:“鱼城烟火望来曾,百丈坪前一再登。”所谓“鱼城”即鲤鱼城。清施钰有诗云:“鲤城弓挂月初三,乌屿川横练正兰。”泉州城墙在20世纪40年代已被拆尽,但部分城基轮廓尚在,如今登上清源山顶,南眺泉州城,“鲤鱼吐珠”的景象仍清晰可见。但见城内屋舍重重,鳞次栉比,掩映在万绿丛中,循着古城的遗址,向西望去,西城墙有两个大弯曲,犹如鱼尾;再向东望去,东门城墙也有两个较小的弯曲,而原来小东门的位置正好处在凹入的地方,这就是鱼嘴,东湖碧波荡漾,宛如鲤鱼吐出的明珠;北面城墙就是鱼腹;南面城墙距离甚远,看上去只成一条直线。就整个城墙形状看,的确颇像一条大鲤鱼张口畅饮东湖之水。

 泉州因形似鲤鱼而别称鲤城,故有泉州属鲤鱼穴的附会之说。人们以人有肚脐,推断鱼也会有肚脐,其位置应在中心点,又因为脐是圆形,向下凹,所以把位于鲤城中心的一口古井说成是“鲤鱼脐”。此井俗称“城心井”,位于西街和花巷之间的井亭巷,井附近有座砖塔,名“定心塔”,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虽说是无稽之谈,但是城心井出泉既多又快,每逢大旱之年都未曾干涸过,亦是一奇。清康熙年间,曾任福建提督的泉州人蓝理“精于青鸟之术,以泉为鲤郭,宜动不宜静,故赛会迎神,凡以祈国泰民安之意”,可见当时已有通过迎神赛会来活跃“鲤鱼”的做法。

 从明初有泉州城为鲤鱼的传说,在数百年的流传过程,也影响到泉州其他地方,一方面是不断衍化,一方面也有其他类型的鲤鱼传说。下面略说一二。

  祖籍泉州的台湾著名女作家、书画家龚书绵在《泉州湾的怀念》一文中提到:“小时候,父亲在茶余饭后,总喜欢讲些地方上的逸闻趣事给我听。譬如说,泉州为什么叫做鲤城,因为地形像鲤鱼,邻界永春城则像一张大鱼网。永春人善于经商,自从永春建城后,每年来泉州贸易,总是‘渔翁得利’。因此泉州城利权外溢,其他遭遇也有许多艰难,后来决定在开元寺的两侧,建立东西两座高塔,作为刺破鱼网的象征以后才得平安顺利。这是神话,但它却一直流传到现在,真是不可思议。”永春人善于经商历来藉藉有名,有一句俗谚是说“无永不开市”。至于泉州与永春鱼网竞争的传说,则出于民间丰富的想像。在永春,也可听到当地人说永春城是一张鱼网,这张网的网蒂就是县城北面的主山———大鹏山的尖顶。永春旧志也记载,明朝万历年间永春人郑思铨,精于相地之术,人称“龙卷仙”,时永春县城筑城围,郑思铨“叹曰不以为‘渔翁撒网’,乃作‘池螺暴肉’,惜哉,乃言于当事者,开五巷凿七池以调剂之”。而永春城南的留安山,又名双鱼山,旧志载“自白马蜿蜒而东,突起二峰,由县楼端望若双鱼焉,翰屏巽方,一州精神,盖在于此”,足见永春人对留安山的青睐有加。

 民间传说:桃溪流经留安之处,从前有个虎尾潭,深不见底,泉州湾有一对鲤鱼精,溯晋江东溪而上,至虎尾潭留连忘返,逢风云际会鲤化而成龙脉,即为双鱼山。山北之域称“化龙”(今桃城镇化龙村)即源于此。永春西部桂洋镇与德化县交界的岐山,有著名的大白岩,据说其山形为“双鲤朝天”,山峰形如鲤鱼之尾,高耸入云,而鲤鱼之头则在泉州。永春介福有鲤鱼石,明朝状元庄际昌游于此,赋诗曰:“溪声湍濑夜喧雷,柱砥当流跋浪开。万里龙津撑一角,乘风直上禹门来。”鲤鱼一跃龙门则声价百倍,此诗不愧为状元手笔,有一跃惊天下之壮志豪情。

 安溪官桥镇五里铺有“双鲤堂”,崇奉保生大帝,堂前有一水池,池中二巨石形似双鲤,天工造物,惟妙惟肖,“双鲤堂”由此而得名。安溪湖头镇与金谷镇之间渊兜滩上御史岭下,有一座“跃鱼亭”。相传清康熙年间大学士李光地一次回安溪省亲,忽接圣旨令其急速返京,而连日山洪暴发,溪水猛涨,渊兜滩更是险上加险,舟子恐有鱼精水怪作祟,不敢开船。李光地泰然立于船头,让舟子放船顺流而下。舟过渊兜滩,忽然水中一条金色鲤鱼跃上船头,李光地笑曰:“此乃天赐我佳肴也!”即命舟子立即生火烹鱼,取美酒独酌,以壮水程,当日安抵泉州,自此湖头西溪至泉州的水路竟比以前顺利得多了,后人美传此事,为建“跃鱼亭”。“鲤鱼吐珠”的传说象征着泉州是一个福祥之地,寄托了多少年来泉州人民祈盼幸福吉祥的美好愿望。盛世新景,可以想见,泉州这尾古老的鲤鱼将更加鲜亮活跃。□林联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