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资料中心

焦点访谈--地名要让人记住乡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每座城市、乡镇、街道、社区也都有自己的名字。很多人觉得,这些地名不过就是一个地方的标识而已,但实际上中华文明中的地名文化上可 谓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就像长辈为我们精心取的名字一样,很多地名并不仅仅是一个地理符号,一个方位坐标,它可能蕴含了一段历史,讲述了一个故事,寄托着 一种期盼。

福建省福州市,一座有2200多年历史的古城。地名专家袁教授是土生土长的福州人,从小在三坊七巷里长大,对于这里大街小巷名字的由来他如数家珍。

三坊七巷不仅是福州著名的古街区,更是福州的历史文化之根。为了让大家都能了解每条街巷名字的历史由来,在每个入口处都有文字说明。看着这些说明,原本平淡无奇的地名一下子有了灵气。

地名就是写在大地上的历史,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失去了它也就意味着从大地上抹去了一段历史,让我们的乡愁也无处安放了。而对于一些游子而言,地名有着更复杂的情感意义。1901年,不到一岁的加德纳随父母从美国来到中国,在一个叫鼓岭的地方度过了近10年难忘的时光。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于是全家人返回美国,再没有回来过,直到弥留之际他还在念叨着:“鼓岭,鼓岭。”

但是鼓岭究竟在哪呢?这也成了他妻子的一桩未了心愿。于是她三次奔赴中国寻访“鼓岭”,但都没找到,直到有一天她在丈夫的遗物中发现了一些中国邮票,上面赫然盖着“福州-鼓岭”的邮戳,一切才终于柳暗花明。寄宿在她家的中国留学生把这段曲折故事写成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结果正好被福建省政府主要负责人看到,于是立刻向老人发出了邀请。1992年8月,加德纳太太终于实现了丈夫的遗愿,回到了令他魂牵梦萦的鼓岭。

虽然加德纳太太从未来过鼓岭,但是她丈夫曾无数次对她讲起这个第二故乡,因此老人感到十分亲切。

最后加德纳太太还将鼓岭一棵大树下的泥土带回了美国。她是非常幸运的,因为鼓岭这个地名帮助老人实现了丈夫的遗愿。要知道中国已有成千上万的老地名消失了,如果鼓岭也消失了,那么加德纳老人的中国乡愁也将无处安放。其实类似的故事仍在不断上演。

菲律宾华侨吴先生13岁便离开家乡福建石狮,前往菲律宾谋生。离家的每一天,他无不思念着故乡。多年后,他终于回老家寻找故土,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走的时候村子名叫新锦,后来已经更名为山雅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如今吴老先生走在家乡,常常感到迷茫,但是有一个地方至今没变,那就是姑嫂塔。

吴先生的经历并不罕见。中国由于发展迅速,许多地方大拆大建,大量老地名都消失了,据统计自1986年以来,我国约6万个乡镇、40多万个建制村名称消失。至于消失的街道名称更是数不胜数,在北京,1980-2003年间胡同地名消失了40%;在广州,1991-2000年间老地名消失了1031个;在南京,最近15年来约200个老地名消失。

令吴老先生困惑和迷失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老地名消失的同时,一些稀奇古怪的新地名却不断涌现,这一点在个别建筑或楼盘小区显得尤为突出。在福州记者 发现许多楼盘都以洋名字来命名,如蔓哈顿、白金瀚宫、巴厘岛、托斯卡纳、白宫,枫丹白鹭、山姆小镇,这些洋名字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仅楼盘取洋名字,甚至连周围的公交车站也跟着取了洋名字。

此外,不少建筑还使用看似大气的名字,像红鼎天下、寰宇天下,财富天下;光叫某某国际的就有红星国际、香槟国际、上城国际等十多个;还有一些名字稀奇古 怪,比如阿弥陀佛大饭店、康桥丹堤、大通首玺等。这种现象并非福州独有,各大城市比比皆是,比如全国叫各种曼哈顿的建筑就有近百个。这些“大洋怪重”的地 名看似时髦的地名,其本质是市场营销手段,无法传承历史文化,更无法承载乡愁。

调查得知,我国省、市、区、县、街道等大的地名管理基本严格有序,但是到了具体楼盘或建筑物本身,就暴露出监管的空白地带了,这也是老百姓反映最强烈的地方。

据了解,造成地名乱象的主要原因有三:第一、法律滞后,尽管我国早在1986年就制定了《地名管理条例》,但至今已经有30年了,无法满足当前依法行政的需要;第二、多头管理,民政、建设、交通、公安等许多部门都参与管理;第三、地名管理部门没有处罚权,因此导致地名乱象丛生。

2007年,联合国将地名正式确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国,抢救、保护、管理地名已迫在眉睫,2004年民政部成立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启动“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程”,下一步还将加大管理力度。

著名作家冯骥才曾说过,城市是有生命的,地名便是这历史命运的容器。对于像加德纳、吴老先生这样的游子,以及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每一个人,地名是国家的历史文化遗产,只有留住这些富有底蕴的地名,才能留住我们的乡愁。

很多离家远行的游子都有过这样的感受:离家多年,家乡变化令人欣喜,但地名变了让人惆怅。乡愁无处寄,梦里寻踪迹。地名不仅承载了大量的个体记忆与情 感,也承载着传统文化和城市的历史密码,众多独特地名其实都是历史留下的“活化石”,是宝贵的文化遗产。令人痛惜的是,一个个生拼硬造的怪名、洋名抹去了 很多富有丰富内涵的老地名。珍惜那些有文化积淀的老地名,精心设计有文化内涵的新地名,接续和发展地名文化,传统文化才能有血脉传承,城市才能有厚度和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