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地名典故

武夷山白水村的故事 ——白水与遇仙桥


朱燕涛

    说到“白水”,武夷山无人不知,国学界无人不晓。它不仅仅是武夷山市东部的一处自然村,而且是中华文化史上的一个地理座标。在中华文化黄金时代的宋朝,这里走出了“唯楚有材”的湖湘理学创始人胡安国(号武夷先生)等“胡氏五贤”、走出了“奉旨填词”的宋词大家婉约词宗慢词开创者枊永(字耆卿)等“柳氏三杰”,走出了“忠烈刚勇”的战功赫赫抗金名将吴玠等“吴氏兄弟”;走出了“淡泊功名”的却成就了“南方孔子(朱熹)”的刘勉之(号白水先生)等刘氏大儒……,他们至今在中华文明的历史天空熠熠闪耀。但有关“白水”地名的民间传说已鲜为人知。

    白水村座落于清代以前称“内五夫”(今划入上梅乡)的白鹏峰(也称鹅子峰)东麓。它四周山高岭峻,溪流湍激,道路艰难,但在古代却是建阳、五夫等北上出省的交通孔道。相传很久以前,有位村民看到这里商旅络绎不绝,于是开了一眼小店,为过往行人提供歇息餐饮之所。一次他从遥远山下扛着一大包糯米回来,当准备涉过横在村口的溪流时,只见一位瘸拐的老翁正趟行在急流中,颤颤巍巍,似即将倒下。村民不由分说,将米包抛置溪边后冲向急流,把老人扶稳后再背到对岸。但待他回头扛米时,发现米袋被不慎摔破,糯米大量漏出并被溪流冲走一大半。他提着剩下的小半袋糯米继续搀扶着老人前行。来到小店,他让老翁坐下歇息,自己到井里吊水淘米,生火蒸饭。蒸饭期间,村民告诉老翁,他蒸糯米饭用来酿酒,酒水卖给过往旅客品饮解乏;酒糟用来养猪,猪肉是客人下酒的好菜。如果能够赚到足够的钱,他要在村口的溪流上修座桥,让过往行人不再受趟河的艰险。

    糯米饭蒸熟了,小店氤氲着诱人的香气。老人说他太饿了,可否让他吃回饱饭。村民便装了一大碗给他。不想,老翁饭量出奇,三口两口就扒下肚,吃完了连续地还要。直到蒸桶里仅剩约半碗,村民瞠目结舌:今天的酒是酿不成了。老翁打了个饱嗝,并无愧意地说:我该走了,既然你酒做不成了,剩下的这点米饭就捏成个饭团让我带着路上吃!村民想,好人做到底,便依了他。老翁拄着拐杖往外走,当来到门口的井边时停了下来,说:我吃太饱了,这团饭还是留给你吧!说着将那团糯米饭抛入井中。就在村民目瞪口呆时,老翁瞬间消失了,只见一只白鹅腾空而起,在屋顶盘旋一圈后,向西边的鹅子峰飞去。这时空中似隐隐飘下一个声音:米酒会有的,桥不能没有!

    村民吓昏了。第二天醒来,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怪梦。他将信将疑地来到井边,一股佳酿的醇香扑鼻而来;用吊桶打上来一尝,居然是上好的米酒。不久,他赚足了银两并依诺在村口溪流上修建了一座廊桥,取名“遇仙桥”。从此,他名声大振,身份也从一个小店主,摇身一变成了酒庄大佬。除了每天亲自从上了锁的井里打酒外,一切都雇长工、短工打理。

    一天,已脑满肠肥的他,一个人逍遥地躺在廊桥上乘凉。一阵清风吹来,一位老翁现身他眼前。他定睛一看,就是那位白鹅仙翁,连忙起身致谢。仙翁向他问长问短,最后问他:我那团米饭酿的酒好不好?他答:好是好,就是没有酒糟养猪。仙翁笑了笑说:酒糟会有的,凡事有定数!又瞬间化着一只白鹅飞走了。

    这位酒庄大佬连忙跑回酒庄。这时酒庄里正围着一堆旅客询问这叫什么地方?酒庄主不予答理,来到井前摇起吊桶一看,一团酒糟正在桶面上晃荡。他悄悄地一尝,猛地大喝一声:“白水!”随后即昏了过去。

    传说没有告诉他的后来情况如何,但“白水”成为这里的地名随同他的遇仙桥,都被切切实实地传了下来。

 

    朱燕涛,南平民俗学会 理事;武夷文化研究院研究员;武夷山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地址:武夷山市环岛西路4号人行大楼

    邮编:354300

    电话:0599-53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