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地名典故

高梧琐事•千年村落


盘古开天地,亿万已斯年。在闽浙赣绵延的群山里,藏着一座叫“高梧”的千年村落。


家谱记载,村落的故事很遥远很遥远,远到让人想起古代金戈铁马,战火纷飞的朱颜雕栏,远到泛起烟花易冷,伽蓝听雨的历史黄卷。往事越千年,晋末五胡乱华,中原大乱,为逃避战祸,一部汉族儿女一路向南,历经千难险,跨越万水千山,翻越最后一道武夷山脉的崇山峻岭,望着眼前这片平静的蛮荒之地,这群颠沛流离、衣冠南渡的人们终于选择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沧海桑田,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人们知道再也回不去远方的故土,久到城头幻王旗,楼台付烟雨;久到“客人”被当地的原住民叫做“客家人”,于是,这群人就在这里扎下了根,于是,先辈们就在这片群山丘陵间生息繁衍,开枝散叶。


婴儿在村落中呱呱落地,老人在村落中渐渐凋零,生于斯,老于斯,这片平凡的土地上,岁月长河奔流不息,这片谦卑的土地上,承载着几十代人的岁月光影。而我,嗅着泥土的芬芳,望着村落的胎印,试着在我短暂的人生记忆中拾掇起关于村落的琐记。

小小的村落,有着一个古远雅致的名字——高梧,关于名字的起源,似乎无从考证,可以确信的是,当年的开基祖公定是儒雅之士,定是看中这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自诩非同凡夫俗子,遂“凤栖高梧鸣九天”。


村落很小,大道天成。小到从清朝“古成德”三孔二墩大石桥上的界碑开始,桥下,一条小河静静流淌。一条南北走向的横穿整个村落的大路将村落与繁华世界联结起来,这条路上,送走了一拨拨少年走出山村,闯荡天涯,又迎回来一一副副苍颜,颐养天年。村落顺着自北往南走高的地势,边界留在一个叫“金鸡岭”的山腰,人们凭着这两处界碑,左右散开而居,一直延伸到两边山脚,于是,天然就有了村落的四面,后来,阡陌纵横,依次有了村落的十三坊。


村落虽小,错落有致。在这盆地般的平地间凸起了一块高地,举目远眺,村落各坊皆入眼帘。古时候,这里叫“龙泉寨”的地名有个美丽的传说。话说村落先祖发现寨顶处有道泉眼,于是掘泉为井,以供食用,随之,此处也被称为“龙泉寨”了。后来,不知何故井被湮没,于是,人们在废井旁边盖起了一座“关帝庙”,至今,庙的牌匾上还镌刻着“忠义参天”的遒劲字样,庙的侧房有一三管庙(传说三官指管火、水、祸),以后,这两座庙自然成了“公堂”,每逢民俗日,善男信女进庙上香祈福,逢年民俗“打醮”之时,请出三官菩萨游村,伴随着龙灯船灯,锣鼓喧天,火树银花,甚是热闹。再后来,寨顶在关帝庙的基础上又建了一座三层土木混合结构的塔,下层还维持了“关帝庙”的原貌,八角形的塔顶四面开窗,雕梁画栋,藻井的图案惟妙惟肖,美轮美奂。登塔远眺,高梧各坊景致尽收眼底。


从寨上正面俯瞰便是楼下,这里的“龙安寨”和寨上的“龙泉寨”相互相应,龙安寨里有着一个占地十几亩的水塘,名曰“鲢子塘”,想来定是水草丰美,泽被乡里。这方水塘连同村落其他的水塘,成了“高梧36塘”景观。而水塘的旁边,便是村落的宗祠,宗祠的正门,正对着寨上的塔庙。从寨上后面俯视,透过一座不起眼的青山,巍巍矗立着一座“将军寨”,就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默默的守护着脚下的子民。


龙泉寨上的人们环寨而居,共有三环房屋,环环相扣,每环房有二条用河石砌成的1米余宽的巷道,为方便上“公堂”进香,东西两边各建了一条100余级的石阶直通寨顶,同时,为了防贼防盗,建了两道寨门,东边叫东门,西边叫西门,配套寨脚下各挖一口饮水井。从寨顶到寨脚中间转弯处建有一石柱竖起的石灯笼,名曰“天灯”,彻夜通明,以示平安吉祥,安居乐业,远远望去,仿佛是黑夜里的一颗明珠,镶嵌在村落。


什么时候从“龙泉寨”变成了“黄蜂寨”,又有一个传颂的故事。一山一水总是情,话说环寨而居的人们感觉像蜜蜂围着蜂王一样。雄鸡一唱天下白,阳光普照大地晴,寨里的村妇们下寨浣衣,村夫们荷锄放歌,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村落晴耕雨读,其乐融融。此情此景犹如辛勤的蜜蜂一样朝暮采蜜酿蜜,于是,安居乐业、勤劳聪慧的人们就将龙泉寨改为了黄蜂寨,此名也就沿用至今。

小小的村落,散落的村坊,蕴藏着独特的风土人情。

这里,有一植几百年的大榕树,独木成林;

这里,有一条以店成街的“店街”,曾商贾林立,人声鼎沸;

这里,有一座百年历史的学堂,院里一株桂花树已香飘百年;

这里,有一座郁郁葱葱的青山,在伐木砍薪的时代,让村落的炊烟袅袅升起;

这里,有一门传承百年的爆竹制造技术,曾让村民们赖以生计;

这里,有慈爱的阿姆们做的各种糕点,让孩提时的我们垂涎三尺;

这里,有生活的喜怒哀乐,更有命运的悲欢离合,还有岁月的百转千回。

这里,镌刻着我们村落所有人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