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地名典故

【最美地名故事】——长汀救驾坪



救驾坪,位于长汀县东门社区卧龙山东麓,即现在的东门小学到东城墙边。原来名叫“杨衙坪”,北边卧龙山坡上松林茂密。明末时,清兵入闽,南明隆武帝朱聿键公元1646年8月逃往汀州府(长汀县),清军骑兵追至。清兵攻打汀州,从挹清门、丽春门入城。隆武帝及后妃、太妃逃出行宫。清总兵李成栋派兵四处搜索。明汀州总兵、左军都督周之藩为使南明隆武帝安全出逃,立即率明军与清兵厮杀。此时清兵大队人马已到,人数众多,周之藩被围攻,部下多数死伤。周之藩挂念隆武帝安全,不敢恋战,立即杀出重围,奔赴隆武帝行宫保驾,却不见隆武帝身影,料想隆武帝已经逃离。周之藩一出行宫,清兵大队人马又跟踪追到,前后合围,逼上前来。周之藩眦目裂眶,大吼一声,杀敌将数人,冲出重围。周之藩经过一口水塘,见一重伤部将俯在塘边,像在洗涤战袍上的血迹(此塘被后人命名为洗甲洲)。周之藩急忙问隆武帝的去向,只见这位重伤部将将手指西边,便力竭倒下。周之藩纵马西驰一段路,突然心血来潮,担心隆武帝尚未脱险,便调转马头,急驰与隆武帝去向相反的东边冲杀,将清兵引开,让隆武帝脱险。周之藩急转马头,马脚转弯的地点,地下顿起一个马脚窝(这个马脚窝后来形成一口池塘,叫做顿脚塘,这口塘四季都有泉水流出,取之不尽,清澈可口,在今豪廷花园与兆征路之间,原来是长汀县冷库所在,冷库用水都来之于这口顿脚塘)。周之藩从西门拐进府背,从府背转到龙山书院后麓,从后麓直接向东门而来。清兵对地形不熟,不知周之藩要往哪里去,只得紧紧追赶不放。周之藩不敢恋战,且战且走。这时来到卧龙山东麓,清兵大队人马将周之藩等团团包围。一清兵头领,挥动马鞭指着周之藩大喝道:“你是何人?”周之藩知道自己已无法逃脱清兵包围,今日必死无疑,他想到这里心里倒镇定了许多,他盘算隆武帝往西门而走,大概也走了十里八里了,于是周之藩对着清兵,厉声大呼:“我乃大明隆武帝也!”说完纵马奔驰而走,清兵乱箭齐发,周之藩身中数箭从马上栽下来,清兵追上又是一阵乱箭,周之藩身体洞穿,血如泉涌,怒目圆睁而亡。周之藩死后,尸身数日不腐,依然怒目瞪眼。

后来,汀州百姓将周之藩安葬在殉难之处“杨衙坪”。后人为纪念这位忠烈救驾的周之藩把杨衙坪――周之藩殉难的地方改名为“救驾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当地挖出一块石碑,碑高62厘米,宽31厘米,上刻阴文楷书“周公之藩救驾址”。隆武帝后陈娘娘在长汀县城西郊罗汉岭灵龟庙遇难,后人在罗汉岭西麓建娘娘墓,墓碑刻“隆武克华太妃讳姜忠烈陈娘娘之陵寝”。隆武帝的两位大臣给事中熊伟和尚书曹学金,当天得知清兵到汀州,与隆武帝失散后各自逃去。两人躲进龙山书院内,龙山书院是汀州最大的一座书院,平时里面读书朗朗,学生众多。现因清兵压境,书院中早已空无一人。清兵们为了搜捕隆武帝,进行挨家挨户搜查,只要是明将、明兵立即抓捕归案。熊伟和曹学金在书院既出不去,又无人来救援,自知末路已到。他们商量,生做大明臣,死做大明鬼。宁死也不向清廷投降,两人于是双双缢死在书院内的千年双柏下。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在古树柏侧旁盖了座双忠庙。100多年后,清代大学者纪晓岚来汀州监考,住在龙山书院内。一天傍晚,纪晓岚来到双树柏下,仰头观看,忽见两位红衣人站在树梢上向他作揖,纪晓岚唤来同僚观看,大家都觉得十分惊奇,不久后红衣人离去。第二天早上,纪晓岚拟写对联一副,贴于双忠庙门口。对联曰:“参天黛色常如此,点首朱衣或是公。”